单场净胜4球以

如果按照正常的判罚,这球应该是马拉多纳故意手球,不仅进球无效,反而大概率让他吃到惩罚性的红牌。1978年的阿根廷,虽然贵为世界杯的主办国。而更为直观的证据,则出现在了9年之前,当时已经80岁高龄的秘鲁前议员莱德斯马回忆道:在那场比赛之前,阿根廷独裁者魏地拉向秘鲁政府提议,如果秘鲁国家队大比分输给阿根廷,他就会接受秘鲁的犯人,并且让他们人间蒸发。但是,阿根廷人不仅实现了奇迹,更在对阵秘鲁的比赛中让对手净吞6弹,很难想象一支在小组赛力压荷兰取得头名的队伍会被对手打成这幅惨状。最直观的体现则是,就连贵为赛事主组委会主席的阿克斯蒂,也在世界杯正式拉开帷幕之前遭到了游击队的暗杀。那么,接下来的比赛就会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去发展了。可这时候的阿根廷国内,大抵是历史上最为黑暗,也最为动荡的一个特殊时期。可想而知,当时的阿根廷究竟是怎么样的社会环境。不客气的说一句,这种可能性只是存在于理论之中,在实际比赛中几乎不具备任何实现的可能性。

然而,马拉多纳毕竟不走寻常路,他用一记极其明显的手球把皮球送去了球网。然后在英格兰全队的大声抗议之中,就仿佛是没事儿人一般地疯狂庆祝着,当值主裁大抵也是被马拉多纳的理直气壮给弄糊涂了,做出了进球有效的错误判罚。

我们巴西有五颗星,但是没有哪颗是偷来的。——在美洲杯半决赛输给巴西之后,梅西勃然大怒,在赛后疯狂指责裁判,巴西中卫蒂亚戈·席尔瓦意味深长地做出了如是回应。

英国作家大卫·雅洛佩在《比赛是如何偷走的》一书中的披露更为骇人听闻:在比赛开始之前的48小时,阿根廷军政府用5000万美元和35000吨粮食为代价买通了秘鲁当局,让他们的国家队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故意放水。除此之外,秘鲁国家队每位球员还能拿到2万美元之巨的好处费——这在现如今自然不算什么,可在四十年前,这却是一笔不折不扣的巨款。

秘鲁队莫名其妙地派上了4名在平日里几乎没有出场机会的铁替补,比赛还没有正式打响就自断一臂。而在比赛进行中,秘鲁队更是在貌似解围的过程中,两度匪夷所思地把皮球踢中了自家门框——毋庸讳言,就算是小学生球队,也不至于如此无厘头。

不过,那一届阿根廷国家队的整体实力远远谈不上出类拔萃,起码对比起老冤家巴西,实力逊色了不止一筹。所以到了1978年6月21日的时候,整体实力不如巴西的阿根廷一度被老冤家逼到了绝境,他们只有在小组赛最后一场对阵秘鲁的较量净胜4球以上,才能凭着净胜球优势勉强挤掉桑巴军团而获得晋级资格。

单场净胜4球以上,任谁都明白这其中的难度究竟有多大。更何况,那时候的秘鲁远不是现如今的鱼腩之师,整体实力反而颇为可观。

作为公众人物,有些话不能说得太透,否则就伤感情了。但是,蒂亚戈·席尔瓦想要表达的意思,其实还是不难理解的,他的言外之意无非就是:阿根廷两夺世界杯都不干净。

问题如此之大的一场比赛,在赛后自然会引发轩然大波。就连秘鲁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该国媒体纷纷把矛头指向了守门员奎罗加,认为他才是这场匪夷所思的比赛的头号嫌疑人。更有声音认为,此君是为了获得阿根廷国籍而如此的丧心病狂。作为证据的则是,他在绝大多数时间都在阿根廷居住。

阿根廷射手巴尔达诺的突破过人遭到了英格兰后卫霍奇的阻截,后者顺势挑出了一记半高球回传给了传奇门将希尔顿。此时,马拉多纳斜刺里杀出,与希尔顿形成了一对一之势。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争议极大的往事,蒂亚戈·席尔瓦才会理直气壮地说出那句意味深长的话,偏偏阿根廷人还无力反驳。单场净胜4球以上帝之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由近到远,先把时间追溯到18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阿根廷队在淘汰赛上与英格兰狭路相逢,当比赛进行到下半场第6分钟时,比赛双方仍是势均力敌,以0比0战成平手。然而,比赛的转折点却在不经意之间就来临了:

若只是比分存疑,尚有无数借口可以替阿根廷遮羞,譬如那句无甚意义却又广为流传的足球是圆的等等说辞。但是,本场比赛更让人看不懂的则是比赛过程:

蒂亚戈·席尔瓦这话虽然引发了不小的争议,可如果追根溯源,哪怕是最虔诚的阿根廷球迷也不得不承认,自家的两次世界冠军,来路似乎都有那么一些问题:

一记半高球,争抢的双方分别是1米68的马拉多纳还有1米83的希尔顿。后者还是守门员,可以用手接球。只要稍微有些足球常识,就不难想象争夺战的胜利者究竟是谁。

此球,直接打破了脆弱的场上平衡,让阿根廷自此占据了战局的主动权,为他们顺利淘汰英格兰奠定了基础。毋庸讳言,单凭这一记上帝之手,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阿根廷的登顶,就远远谈不上有多干净。

不妨看看这支球队在世界杯小组赛的表现就可见一斑了,他们先后3:1战胜苏格兰、0比0逼平荷兰、4比1轻取伊朗,力压橙衣军团取得了小组头名——要知道,那时候的荷兰是举世皆知的超级劲旅,就连这支球队都拿秘鲁无可奈何,可想而知阿根廷想要单场净胜秘鲁4球的难度究竟有多大了。

更让人觉得玩味的是,根据坊间传言,阿根廷军政府大头目魏地拉,从来就不是球迷的魏地拉,居然在比赛之前进入了秘鲁队更衣室。这背后的含义,让秘鲁球员细思极恐。毕竟,在身家性命的面前,愿意为了一场比赛而冒险的球员,还是少之又少的。

同样,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社会环境。当时的阿根廷政府急需一届成功的世界杯来稳定人心。这里所谓的成功,自然指的是阿根廷人在家门口成功登顶了。只要稍微有些社会经验的球迷朋友应该都很清楚,这正是转移社会矛盾的绝佳手段。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